返回
第五百六十九章 各自的出路
首页
更新于 2021-10-15 00:00
      A+ A-
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加书签 下一页

为了尽量少触发广告,大家可以试着点击手机屏幕靠上的地方滑动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百v度A*PP或者U*C浏览器不显示内容or乱码,请关闭广告屏蔽功能or更换成QQ浏览器or手机自带浏览器观看

    都被日本人打到鲁省了,难道还要继续忍下去么?

    没错!金陵那边还真打算捏着鼻子认了!

    毕竟与历史上的抗战不同的是,日本人其实并未将果党当成头号目标,因此也没有从申海登陆。

    对于已经逐渐沦为江浙军阀的金陵政府而言,日军的行动还远远不足以激起他们拼命的心思。

    反正守在长三角便能过着自己的小日子,千里之外的侵略,又与他们何干,五年前丢下东北是何作为,此时丧失华北也不过是照猫画虎而已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五六年过去了,果党其实一直在原地踏步,对一个尚且年轻的政党而言,这已经相当于判下死刑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想象,此时果党内部的腐朽程度,即便不能与解放时期相提并论,至少也有那时五六成的风采。

    再加上有土共这个更加显眼的目标存在,日本人虽知道江浙更易下手,但暂时还没将其当做首要威胁。

    就算是打下金陵又能如何,有共党在,夏国人还是会继续反抗,此举反而可能帮助共党名正言顺地晋升夏国中央,那还不如继续扶持果党以维持平衡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大陆平衡操作那是大英帝国的资深政客才能玩出的操作,以东京那群军部马鹿的水平,能够搞成现在这样已经算是超标发挥了。

    真要讲手腕,日军就不应该入侵华北,更不应该染指鲁省,前者好歹还能说是满洲事变之后的惯性,或者说迫于土共带来的压力,后者就真的没法解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共党都在西边啊,太君您往东打这是什么意思?再不济,南下打鄂豫皖的共军都比直接打鲁省好说些吧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虽说果军的自我感觉一直相当良好,可也掩盖不了其存在感越来越低的现实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日本高层而言,下面一不小心就打到了鲁省,那便打过去吧,这地盘拿在帝国手中,肯定要比果党那群废物强。

    而果党也一如所料地没有辜负废物这个名号,不仅没敢对入侵齐鲁的日寇展开反击,就连报纸上口头谴责几句都要经过好几轮审查,生怕把对方给惹恼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他们还是做得相当到位的,日军前脚占领泉城,果党后脚就到国联提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,在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,国联就几乎没起到半点效果,甚至一年多后日本还直接退出了国联。

    所以即算金陵政府盘算着将夏日冲突国际化,让国联制裁,这操作究竟有多少实效,就连果府内部也不抱乐观,仅仅只是将之视为争取国际同情的机会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们其实是打算比照32年申海一二八事变国际调停的先例,希冀欧美列强会因顾虑在夏利益而避免双方开战,以求继续苟安于南方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欧美列强的想法当然不可能和果党完全同步,甚至换个角度来看,日本人如今不断强调的防赤反赤,反倒更加符合他们的胃口。

    只要日军不嚣张到直接对与列强利益密切相关的长三角下手,那么即便吞下了华北乃至鲁省,也不会在国际上引发太大的抵触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申诉案递出后,国联内各成员国争论不休,根本不愿听取金陵政府的诉求,让日本将华北还给果党。

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只要日军退回满洲,那么果军必然守不住华北,只可能便宜了土共及其背后的苏联,这显然是最糟糕的结果。

    包括最近果党内部也开始流传这种言论,以汪精伪为首的一批政客宣称:

    若不是有日军入场,如今华北早已是共党的地盘,倘若让后者继续坐大,那么果府迟早有一天要被共党推翻,相较之下,还是让日本人“守”着华北更为妥当。

    毕竟从名义上说,日军手中的平津冀鲁等地,还是从果府手中“借”来的,假以时日,只要灭掉了共党,也不是没有还回来的机会嘛。

    或许少数有识之士能够认识到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的道理,如果真让日本人把共党斩除,那么果党凭什么还能继续保住现有的地盘?就凭那群谁也打不过的果军么?

    但这些人终究起不到多少作用,即便他们是对的,也不可能改变果党继续当乌龟的现实。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列强是肯定靠不住的,这次国联的反应只是指责日本违反了《九国公约公》和《巴黎非战公约》,然后建议各会员国可单独考虑援助金陵政府的程度,以免其过早丧失了在长三角的统治力度。

    至于北方,算了,认了吧,在哪过不是过呢……

    既然国联的决议形同给予精神上的支持,并未真正制止日本或实质援救果党,那么后者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动作,不做半点抵抗便逃离泉城的韩复渠就成了最佳的背锅对象,只要把民间怨气全部集中到此人身上,金陵方面承担的压力自然可以大幅减轻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常凯申可不敢轻易做出诱杀韩复渠的举动,不仅是因为他此时压根就举不起抗日的大旗,更是因为担心把韩杀了之后,其麾下的数万大军可能有投共的风险。

    从鲁省逃至豫省之后,韩部只要一路沿着黄河向西就是潼关,实在不行,一咬牙往南走,也能跑到鄂豫边界的匪区,狗逼急了都能跳墙,更何况韩省长这种军阀头
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加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