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第四章 全真先天功
首页
更新于 2022-08-11 00:00
      A+ A-
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加书签 下一页

为了尽量少触发广告,大家可以试着点击手机屏幕靠上的地方滑动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百v度A*PP或者U*C浏览器不显示内容or乱码,请关闭广告屏蔽功能or更换成QQ浏览器or手机自带浏览器观看

    许真人看着徐浪,未曾想过徐浪如此直白,一见面对他就讨要武学,要求指点,不由哑然失笑,当下暂且不看徐浪,而是看向了旁边的王阳明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唤做徐浪。”

    王阳明伸手介绍,说道:“学习武功不过月余,因我之故而被刘瑾追杀,我们两个是一并从杭州逃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学习武功不过月余?”

    许真人闻言,认真的打量了徐浪,说道:“看你这进境,倒是也下过一番苦功,只是没有遇到名师,难怪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勤学苦练,苦无良师。

    这也无怪乎见到人之后就出言请教了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诚心想学,我自然可以传授你一些防身之法。”

    许真人性情宽厚,在和王阳明刚刚见面,就能够在相谈之中,透露高深的内功修行法门,对徐浪这种上门学招的,也自然有宽厚之心。

    更何况在王阳明的口中,徐浪是受到了连累,正在被刘瑾追杀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匆匆而来,也无落脚之地,不妨跟我一并到道观里面休息,如何?”

    许真人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王阳明拱手行礼,开怀笑道。

    许真人洒然一笑,转身带着王阳明和徐浪,向着略微偏远的山路而去。

    “许真人在什么地方落脚?”

    徐浪跟随在后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王阳明是一个宽厚君子,在这里骤然遇到故人,心中毫无防备,但是徐浪并不清楚眼前道人底细,还是出声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子倒是有戒心。”

    许真人回头看向徐浪,含笑说道:“倒是守仁,你这般轻易相信人,行走江湖不免吃亏。”

    王阳明闻言一笑,跟随在许真人身边,说道:“善念发而人知之,恶念发而人制之,阳明长存此心,故此人心善恶,大多都是明确的。”

    许真人听闻此言,哈哈而笑,说道:“儒家的修身就是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时近黄昏,山林幽邃。

    许真人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,同时对徐浪和王阳明说起了自身,道:“我师承的这一脉,是宋朝全真一脉,开宗立派的祖师,正是王重阳,而王重阳传下了全真七子,在那之后开枝散叶,并立七门,我就是其中龙门派的人。”

    龙门派?

    徐浪想了想,只是觉得看笑傲江湖已久,对里面的五岳剑派,日月神教,少林武当这些还有了解,但是龙门派倒是很模糊,不清楚究竟记载这门派没有。

    “龙门派?”

    王阳明讶然一声,拱手说道:“原来是长春真人丘处机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许真人闻言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丘处机的名字,徐浪倒是清楚,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之中,全真七子虽然武学不算顶尖,但是金庸对丘处机也用了颇多的文墨,在全真七子之中算是武学最顶尖,七子最出彩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长春祖师传下的龙门派。”

    许真人欣慰笑笑,说道:“龙门派传下之后,第一代祖师是尹志平,尹祖师收敛了长春祖师的尸骨,执教八年,而后回到终南山,修复全真祖庭,第二代祖师李志常继位,等到李志常祖师没了之后,龙门派便迷失了,他们将门派迁移到了京师,同朝中的当权者来往,大造宫观,显赫一时,更是毁坏了不少的佛寺,砸了佛像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这些往事,许真人不胜唏嘘,说道:“后来佛道有二十年的辩论,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围绕龙门派刊印的《老子化胡经》,最终龙门派失败,失去了蒙古当权者的支持,重新的遁入山林,也恢复了当年丘处机祖师的教规,成为了隐修龙门。”

    徐浪听着这些话,对于全真教倒是有了更清楚的认识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看来,这全真一脉也就是射雕,神雕时期存在,到了倚天就已经不行了,但是听许真人的话,这全真一脉倒是一直存在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并且根据许真人的话,徐浪想来,神雕时期的那个杂种,大约是甄志丙了。

    “王重阳祖师当真了不得,门下的全真七子个个都传了一脉。”

    王阳明闻言,接口说道:“刘处玄创立了随山派,谭处端创立了南无派,马钰创立了遇山派,郝大通创立了华山派,王处一创立了嵛山派,孙不二创立了清净派,直至如今,这些门派还都一一存在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真人。”

    王阳明看向许真人,说道:“我仕途不顺,心灰意冷,想要跟着真人一并遁入山中修持,你可愿收我?”

    许真人闻言,只是一笑,看着王阳明,问道:“你忘了自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了?”

    王阳明闻言,一时噎住。

    “大道废,有仁义;智慧出,有大伪;六亲不和,有孝慈;国家昏乱,有忠臣。”

    许真人引用了一句道德经,看着王阳明,说道:“现在的国家正是需要你这样的人物,你怎么能就如此轻易言弃?”

    王阳明闻言,脸上立时有惭愧之色,拱手对着许真人行礼,表示受教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边说话,一并走路,纵然都是上山台阶,但是步履都稳健,就算是徐浪是其中武学最低的,有了桩功加持,下盘也都是稳稳地,不
上一章 目录 到封面 加书签 下一页